永樂春拍:一波古董珍玩重点拍品亮相

“一念-古代佛像艺术”;“御壶洞天–重要鼻烟壶”;“中国古董珍玩”及“擢秀——中国古董珍玩专场”五大主题专场,精彩纷呈,拍品来自多个世界知名收藏,囊括胡惠春、王世襄、爱德华·霍尔博士、约翰·斯帕克、Bluett & Sons旧藏的中国艺术珍品。涵盖明清两代瞩目奇珍,令人期待。

2022春拍古董珍玩领衔拍品为御制青花云龙纹葵瓣式十棱洗,乃同类十棱洗中,径幅最大,为所有十棱洗之首。此类拍品成器完好者百中不得一二,品格超凡。外壁所绘龙纹无菱形双框,仅绘升龙与降龙,纹样绘饰风格与永乐时期接近,其烧造时间应为宣德五年之前,存世品相臻美者,仅现此例。

宣宗才情广博,致力艺文发展,推崇宋代艺术,尤对宋代宫廷院画及宋瓷钟情,其艺术成就可与“宣和争胜”,造就此一时期御窑烧造器物,取宋时名物仿烧化裁,融仿古于复兴,同时汲南宋院体简括写意之风,所出御器品格风雅富丽,清新自然,又严格遵循御窑典章规制,处处彰显皇权独尊之态,二者交融于此,形成累世不泯宣窑韵味。明人张应文《清秘藏》赞誉宣庙御窑“皆发古未有,为一代绝品!”

附图 LOT 10181920年代英国玛丽王后与伦敦古董商John Sparks第二代主人彼得史帕克斯摄于店前

康熙时期名臣高士奇曾在其《蓬山密记》中记载遵圣旨,遍观深宫燕寝之场景:“随上登舟,命臣士奇坐于鹢首,缓棹而进,自左岸历绛桃堤、丁香堤。绛桃时已花谢,白丁香初开,琼林瑶蕊,一望参差。黄刺梅含英耀日,繁艳无比,麇鹿埠麂驯卧山坡,或以竹篙击之,徐起立视,绝不惊跃。初出小鹤,其大如拳,孔雀、白鹇、鹦鹉、竹鸡,各有笼所。”高士奇描述的画面,与本品通景画中场景非常相似,可见自康熙始,内苑宫闱内即以福寿仙侣之鹤鹿为点缀。

故本品所绘纹样极有可能即为乾隆御花园之真实写照。此时的园林,作为皇帝万几余暇之时精神与肉体的双重居所,推崇儒家内圣外王理想人格的乾隆皇帝将其缔构为圣王理想之物化展现,松柏与鹤鹿祥瑞相佐君侧,即可反映清高宗重德仁政,更襄助天子圣威。

此尊形制独特,秀雅考究,器敛口,腰间内收,束以凸棱一道,上部作蒜头状,下部丰腹浑圆,浅圈足,两侧以如意形弯耳连接上下。通体罩施白釉,其上以青花绘饰,纹样上下呼应,恭致而考究。双腹主体纹样为缠枝灵芝纹及缠枝莲纹,束腰处至上而下环饰海水纹、覆莲纹、折枝花卉纹及如意云头纹。其青花点染浓淡相宜,追摹永宣青花之装饰效果。主体纹饰亦采用明初所流行的缠枝西番莲纹,极尽雍容华贵之态。

此器为乾隆朝延烧雍窑之作,结合造型及纹样,当属雍乾之交唐窑潜心烧造之贡御佳器。此尊因口沿与肩所饰对称绶带耳形似如意,故又名「如意尊」,《饮流斋说瓷》之「说瓶罐第七」记载:「如意尊高约六七寸,清初多作青花、若纯色釉及暗花者亦为雅致。」

此瓶于《清档》之中名为“青云白地釉里红马挂瓶”,“釉里红龙青云宝月瓶”或“青云红龙宝月瓶”,因釉里红制作工艺繁杂而苛刻,且呈色讲究物理变化之妙,故少有成器者。于乾隆七年,四月初八日,内大臣海望奉旨:“着照此青云白地釉里红马挂瓶画样,交江西唐英造几件送来。钦此。”并于同年,八月十一日由太监高玉等交“……釉里红龙青云宝月瓶一对,矾红龙青云宝月瓶一件,胭脂红龙青云宝月瓶一件。”,此后于乾隆八年、十年,二十二年皆有为此类器配座、配架等记载。

雍正七年五月,曾有数种成窑五彩高足酒圆贡御之记载,即为本品之滥觞。适逢雍正六年(1728年)十月二十九日,值万寿节之时,三省总督鄂尔泰呈报五华山现五色庆云捧日:“文武官员人等,在五华山朝贺,毕。坐班至辰刻,共观五色庆云,光灿捧日。……文武兵民咸称历来未观,齐祝万寿无疆。”

雍正皇帝见奏大喜,御批:“况此嘉祥,实系卿忠诚所感,而献于朕寿日者,正表卿爱戴之心也。”此奏折描绘景象,与本品纹饰颇为符合,加之高足之上以青花书写变体寿字,故而本品应为雍正六年以后,依照成窑五彩高足酒圆化裁而成,为恭祝皇帝寿诞“万寿节”烧造的传办之器。

笔筒以六方为形,口底相若,底承六如意足。口沿描金,内外壁与底皆罩白釉,每一面皆做矾红四方倭角开光,内以墨彩御题诗六首,此六首皆出自乾隆皇帝居藩时期诗文作品结集《乐善堂全集》,其中诗文皆为弘历亲作“乃朕夙昔稽古典学所心得”,于乾隆二年付梓行世,本品六首御制诗皆出自其中。

其后乾隆二十三年,降旨收缴改订《乐善堂全集》,谓之:“今日偶阅《乐善堂集》,缘初刻所存卷帙颇繁,其中多有不甚惬心之句。”令儒臣蒋溥重新编次,厘为定本三十卷。较之《全集》“存者十之五六云”。故如本品之中所题《稽古斋燕集咏牡丹二首》、《赋得白菊为霜翻蒂紫》皆于定本中删去。如此件题写《乐善堂全集》收录诗文之瓷器,当做于乾隆十七年及以前,即厥功至伟的唐英督陶期间,整器兼备文人巧思与高超瓷艺,令文人之雅臻于无穷佳境。

专场呈现一系列佛教及道教艺术品,源自中国、尼泊尔、蒙古等地,臻品云集。从中可见佛教美学不同风格,兼收并蓄。并以一幅清康熙,和硕庄亲王发心诚造的净法身毗卢遮那佛为全场焦点拍品,此幅应是第一位和硕庄亲王博果铎(1650-1723)命宫廷造办处绘制一系列佛教水陆画之一。博果铎乃清太宗皇太极孙儿、承泽裕亲王硕塞长子、康熙皇帝堂兄。

画面中心位置造像为毗卢遮那佛,汉译为大日如来,又毗卢遮那者光明遍照之义,谓之遍照如来。画面描绘的毗卢遮那佛,顶饰螺发,肉髻高隆,宝珠顶严。面目丰腴,双目垂俯,相容和煦肃穆。结跏趺坐于莲花台上。双手于胸前结毗卢印,佛像分为佛身、莲台座两部分,衲衣边缘刻画花纹,华丽而细密,温寂大度,生动自然,更能表现出其沧桑而庄严。画面尺寸如此高大,实属罕见,应为皇家寺院或大型寺庙所供奉,目前存世极少,而且多数在各大博物馆里,大部分是护法神像,此幅画作是极其重要的一张主尊画像,难得殊胜。

本幅缂丝长卷系由清宫皇帝和皇太后万寿圣诞承应剧目故事为粉本缂制而成。图中达摩领众罗汉尊奉释迦摩尼佛法谕,前往神州恭庆皇太后圣主(观音的化身)万寿圣诞。来到海滨,观音率善才、龙女、韦驮和龙王在南海迎候。

缂丝是丝织品中最为耗时、最为极致的一种。且因能自由变换色彩,所用彩色纬丝多达6000种颜色,因而特别适宜制作书画作品,清代缂丝艺术品均采用缂、绘相结合,别具一格,创作出一批精巧工细的作品。这个时期,缂丝为皇室所垄断,大都由苏州进奉。

整幅作品取景宽广,视野辽阔,气势庞大,人物众多,线条简洁流畅,设色丰富。与本件拍品相类似的文物,目前仅有一件藏于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博物馆,而纵观近几十年国内外拍卖市场的织绣品中,也罕有能与之媲美的,堪称清代缂丝画作中的极品、绝品!

本件度母像面相慈悲、沉静殊胜,头戴五叶宝冠,佩饰项链、璎珞,腰束长裙,左手于胸前施说法印,右手倚膝施与愿印,舒坐于莲台之上,右脚于莲座前踏一朵莲花;莲瓣饱满,对称均匀。度母两肩宽大,胸腔厚实挺拔,犹如蒙古族之壮硕体态,乃康熙时期典型风格。

本幅唐卡根据艺术风格判断,年代大约在14世纪左右,主尊为一忿怒金刚手,其具有除恶降魔的广大神力,是藏传佛教崇奉的三大依怙主之一。其左展姿立于单层覆莲台上,头戴三叶宝冠,每片冠叶中镶嵌宝石,蓝色身,左手持期克印,右手上举持一金刚杵,两臂缠飘带,腰系虎皮裙。整铺唐卡裱边保存完好,画心为矩形,上下为对置梯形,整体呈现收腰感,这是早期藏式装裱的显著特征之一,在主尊背光轮廓可以看到萨迦派艺术风格的特点。

这尊像是明代中晚期汉地观音造像典型样式。观音头戴天冠,冠正面有化佛阿弥陀佛,头顶梳成高髻,高额宽面,五官端正。双肩横披天衣,胸前饰璎珞,下身着裙。结全跏趺坐于台座之上。双手于脐前结禅定印,身下是六角形莲池承托的仰莲座。整体造型完美,体量高大,工艺精湛,十分难得。

鼻烟壶以小巧玲珑的独特造型、种类繁多的选材用料、精美细致的制作工艺受到皇帝与宫廷的钟爱,是次御壶洞天专场将呈献精美绝伦的两套红玻璃鼻烟壶,皆为首次进入市场,质量卓越,实难觅得。

雍正,乾隆朝玻璃鼻烟壶主要用途,是供皇家自己享用。玻璃厂除定期制作外,皇帝也要求玻璃厂在重大节日向皇室呈进玻璃鼻烟壶,如《活计档》中记载:万寿节各色鼻烟壶六十个。端阳节呈进各色鼻烟壶六十个,以上为每年必做的定例。

令据清宫档案记载,红玻璃鼻烟壶,只在寿皇殿与养心殿内有收藏。对其的珍贵性可见一斑。这两套红玻璃鼻烟壶造型各异,包含了从康熙到乾隆的大部分设计,从西方的几何风格到中国的传统纹样。雕刻工艺精美,光色绚丽,美不胜收。遍查全球各种公、私收藏中如此品级者,寥寥无几。

壶呈方瓶形,平肩,平口,松石为底巧雕圈足,壶身,壶盖都以名贵沉香为材质,通体采用高浮雕做法,雕山水人物,苍松劲柏,人物表情,动态,衣纹,刻画无一不精,松柏雕刻苍劲有力,将如此景象雕于小小鼻烟壶之上,可见刀法之犀利,非宫廷大师所不能及。

根据原壶盖与壶身的对比与很多宫廷御制烟壶制作工艺如出一辙,可以推断为十八世纪御制品。

此烟壶撇口,丰肩,平底,色深蓝若靛,隐现金星。壶面上刻有傲骨梅花图。阴刻乾隆御制《梅花诗》:“玉梅标格称仙妆,头踏春蜃领众芳。设使东皇编甲第,南枝合作探花郎。”岁寒三友梅居其一。梅能于老干发新枝,又能御寒开花,故古人用以象征不老不衰。梅瓣为五,民间又用其表示五福。福、禄、寿、喜、财。因此,明清以来梅花纹样是最喜闻乐见的传统寓意纹样之一。

佳期难得自有期,因疫情延后的四季擢秀专场瞩目归来,延续擢秀“少而精”的明清瓷器专项路线,琳琅溢彩,恰逢其时。

出版 :《文物—一九五七第一期至第十二期》,文物参考资料编辑委员会,1957 年,第七期,页 11

出版:《文物参考资料—一九五七年 第七期》,文物参考资料编辑委员会,1957年 7 月,页 11

1.《中国古代漆器》,王世襄着,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3年7月,图101。

2.《中国古代漆器》,王世襄编著,文物出版社,1987年12月,图101。

3.《文物-九五七第一期至第十二期》,文物参考资料编辑委员会,1957年,第七期,页11。

1606《中国古代漆器》,王世襄编著,文物出版社,1987年12月,图101

1606《中國古代漆器》,王世襄編著,文物出版社,1987年12月,圖10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