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未都误用暗指笔名悔青肠子 称国画特征是重复

上世纪80年代,马未都是小说家,但知道的人不多,因为他用的是笔名,叫“瘦马”,那时他身高1.78米,体重只有126斤,此外,马致远的《天净沙》中,亦有“古道西风瘦马”之句。

然而,这笔名他后来又放弃了,因为读了明代张岱的《夜航船》,其中提到“扬州瘦马”,当时扬州一些老鸨四处收购穷人家女儿,教以琴棋书画,姿色好的卖给富贵人家做妾,姿色不好的送到烟花柳巷,她们被称为“瘦马”。

知道这个典故,马未都说,恨不能把自己的笔名从书上抠下来,肠子再也没有正常颜色,永远是青的,全都是悔的。

读书从来如此,初时以为天下之大,唯我独尊,后来才知道,成了笑话,尚不自知。马先生的《醉文明》已推出了2本,回望之时,却有无限感慨。

《醉文明》是我为广西卫视做的一档节目,已做了一年多,播出时,因时间限制,很多内容被掐掉了,所以就想起出这套书,我的节目每半年26集,出一本书厚度比较合适,现在已出了两本。

从封面看,第一本我穿着黑衣服抱个白猫,第二本是穿着白衣服抱个黑猫,第三本我就比较恍惚了,不知道该怎么办,说不准得抱个熊猫,我自己也得化装成熊猫的样子。

在我的博客上,很多人留言说节目中广告怎么这么多啊,都是“洗洗更健康”之类的,和文化有什么关系?我那天特意数了一下,总共25个,确实太多了,我也给电视台打过电话,问能不能减点,他们说最近有重大活动,广告增加,等活动完了再说。现在那边活动也结束了,可广告还是没减。

谈了这么多年中国文化,我发现其中有一个典型特性,就是来者不拒,心胸宽广,中国人一直保持这种心态。所以,让中国人彻底抵御外来文化,比较困难,我们特别喜欢干的是改造人家。

可以举个例子,近些年闯进中国的快餐文化,比如麦当劳和肯德基。这两个店创办一个世纪以来,在全世界开了上万家店,每家店都保持一致,从配方到形态,基本相同。但到中国短短30年,我们把肯德基逼得开始卖蛋花汤了,把麦当劳逼得开始卖麻婆豆腐了,我想,再这么发展下去,用不了多久,中国的肯德基和麦当劳后厨都得开始“颠炒勺”。

我在土耳其也吃过麦当劳,无非就是多加了一点咖喱,没有根本性的变化,欧美地区也没什么变化。但是中国人呢,先让你进来,然后我再想办法折磨你。直到你归顺了我。我们的文化早期都是外来的,只不过被我们在漫长的文明进程不断改进,最终成了我们自己的文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