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士忆周恩来 苏方感慨毛周相得益彰(图)

整个会谈,周恩来始终是中方的主要发言人。条约的具体内容和文字表述,主要由周总理和莫洛托夫、米高扬商定。而在这些本来是双方共同进行的工作中,周总理也是主要角色。如《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的草拟,开始由苏方根据双方达成的意向行文。草稿写出后,中方不满意,认为有些内容没写进去,有的内容表述得不理想。中方决定由自己重搞一个文稿。于是周总理亲自动手,他用两天时间草拟了条约文本,苏方看后表示满意。他们没想到中国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起草出这样高水平的文件。后来,一位苏方人员颇有感慨地说:“你们的和周恩来的配合默契,相得益彰,真是少有的领袖人物啊!”

毛主席访苏期间,斯大林曾给毛主席打过三次电话,一方面询问生活和身体健康情况,一方面询问这次访问有什么打算和要求。由于种种原因后一个问题在一段时间里并没沟通好,双方都很焦急,甚至产生错觉和疑虑。当毛主席坚定而明确地表示:“一切由周恩来商谈办理”时,斯大林才明白主席的想法,并改变原来不想让周总理参加谈判的想法。周总理来后,会谈进展顺利,斯大林再没有来过电话。大概斯大林才搞明白毛主席对周总理的信任,以及两人在重大问题上的地位和角色。

毛主席后期的轻松和愉快还表现在会谈中,毛主席管原则、管方向,周总理管操作、管细节;毛主席听得多,说得少;周总理做得多,汇报多。

有一件事很能说明问题:后期毛主席有心情去看“彼得大帝”等电影,去研究“拿破仑”。而正是这个时候在周总理参与下谈成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关于中长铁路、旅顺口及大连的协定》、《关于贷款给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协定》。

条约和协定签字后,中方要以中国驻苏大使王稼祥的名义举行答谢宴会,斯大林破例出席。宴会规格很高,高朋满座,气氛极其热烈。斯大林和毛主席成为大家注目的中心人物。其中周总理祝酒词在宴会中又掀起了一个高潮。根据酒会事先安排由周总理致祝酒词,由费德林担任翻译。事先总理把发言稿给费德林看过,并由他译成俄文拿在手中。总理临场讲线多字的祝酒词竟说得与原稿一字不差,费德林翻译和表达得也好,赢得一阵又一阵的掌声。后来人们把总理不用稿的祝酒致词的精彩表演传为美谈。

总之,这次访苏的成功确实是毛主席和周总理携手合作,共同写出的一篇精彩文章。他们的思想是那样的一致,行动是那样的协调,配合是那样的默契,结果是那样的成功,真让人叹为观止啊!

建国前后,周总理和毛主席一样在中央首长中是最忙最累的。在某方面,尤其是统战、行政、外交等方面总理更忙,因为这是他具体负责的工作。他常常忙得吃不上饭睡不了觉,甚至累得流鼻血。

1949年3月,中央机关进北平暂住香山双清别墅。毛主席、周副主席等城里、山上两头忙,常常夜里主席在住处召开书记处会。17日晚上正开着会,毛主席有点惊慌地说:“恩来,你的鼻子流血了。”

大家一下子把目光都聚到周恩来的鼻子上。这时周恩来下意识地捏住鼻子,说:“拿毛巾!”我当时值班,听说周副主席鼻子流血了,马上跑进会议室,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毛主席拍了我一下,说:“还不快找医生去!”我以为应先止住血,便马上拿来湿毛巾送给周副主席,但毛主席却埋怨地说我:“赶快找人去!”当时门诊所在山下,要走一段路程,我怕救不了急。这时周副主席的卫士成元功也进来了,他并不像我们那么慌张,他说:“不要紧。”说着把酒精棉递上去。

“为什么不早报告?”毛主席一边来到周副主席身边,并用湿毛巾轻轻放在周副主席的额头。其他首长也都来到周副主席身边,那种情景是很感人的。

事后毛主席找了傅连暲,让他从医疗角度多关心的身体健康。他还批评了,说不掌握领导同志的身体情况,这是官僚主义。又教训了成元功一顿。成元功仍然不服气地说:“周副主席有话,不让我说,我怎么办?”

根据毛主席指示,周总理带一个庞大的谈判队伍于1950年1月20日到达莫斯科。开始苏方为周总理等人另安排了宾馆。主席深知总理肩上的重担,为了避免周总理两头跑,为了研究工作方便,还是让周总理搬到毛主席住的别墅的二楼。

1月28日,毛主席、总理、王稼祥大使、陈伯达、叶子龙、等一边吃饭,一边听总理汇报与苏方谈判的情况。

没想到进行到中间总理的鼻子又出血了。这次毛主席有了经验,马上喊警卫来帮忙,我也马上拿来了湿毛巾,又告诉何谦取酒精棉。何谦更不着慌,他说总理口袋里就有酒精棉。毛主席见何谦不着急的样子生了气,他说:“总理流鼻血,还不赶快拿出酒精棉!”

“那为什么不告诉我?”毛主席更生气了。王稼祥马上解释道:“总理这些日子太累了。”毛主席还没有消气,他大声说:“打电话,赶快让朱仲丽来。”叶子龙马上去挂电话请朱仲丽。

总理稍稍有所缓解后,毛主席又提出是否请苏方医生来给总理治病。周总理马上说:“千万不要惊动苏方。”

“如果让他们知道了,事情就大了。”王稼祥也说。毛主席听王稼祥这么一说,也不说别的了。

王大使说得有道理,一是怕给苏方增加麻烦;二是因为周总理是谈判的主角,如果周总理病了,让苏方知道了必然会影响谈判进程。

最后,还是朱仲丽负责此事,让她每天来为周总理治病。毛主席指示朱仲丽在谈判期间,绝不能让总理病倒!

在毛主席关怀下,经朱仲丽精心治疗和大家的照顾下,周总理在谈判期间再没有流鼻血,更没有倒下,胜利地完成了谈判任务。

1950年末。这段时间抗美援朝战争刚刚打响一个多月,胜负未见分晓,毛岸英又刚刚牺牲。为让毛主席减轻负担,平稳情绪,同时完成斯大林建议编辑选集之事,中央决定让毛主席到石家庄休息一段时间。

这个决定也是周总理的想法。他也深知毛主席休息便意味着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要做更多的工作。但这个决心必须下。

当时新中国刚成立,困难重重,百业待兴,政权需要巩固,对外还正在与蒋介石的军队隔海对峙、并与美帝国主义打仗。这些工作主要压在毛主席和周总理头上,周总理深知必须加倍工作。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在他与毛主席谈话时又流了鼻血。经历了几次,毛主席知道怎样处理这种事了。他叫我和成元功赶快拿酒精棉和湿毛巾,很快止住了血。两人继续谈话。他们俩交换内政、外交、战争等一系列重大问题的现状、发展趋势和下步我们的政策。因这些问题不研究清楚毛主席无法离开北京到石家庄,周总理也无法开展工作。

几个月后毛主席回到了北京,两位战友又相聚长谈。这次交谈我们没发现周总理流鼻血,却见他瘦多了。我们不由得一阵心酸。毛主席特别关切地问这段时间是否又流鼻血了?周总理风趣地说:“我现在已摸到规律了,当可能流鼻血时我就增加一点睡眠休息,果真有效!”

毛主席从内心感谢勇挑重担,不辞辛劳的好战友。他与其他领导商量,决定强迫周总理休息。周总理不得已,只好到大连休息了一段时间。(摘自《领袖身边十三年》李家骥回忆杨庆旺执笔中央文献出版社 2007年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