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90后开始靠“盘核桃”赚钱

“这个串没人夸,我真的会伤心的”,小梨在小红书上分享了一款自己搭配好的文玩手串。网友们很配合,会说“好看”、“来夸夸你”,有人还会直接留言问怎么买,多少钱。这类互动,是小梨分享文玩饰品的动力。

她发现,关注她的三千多粉丝大多是女生,年龄偏小,很多还是学生。因为她的账号专注拍摄文玩手串、手链,还有广告商主动找上门。

在小红书、抖音、微博上,喜欢文玩的年轻人不少。他们只用手出镜,拍出各类带着文玩手串的照片,就吸引来一批文玩爱好者。虽然粉丝数量级都不算多,但因为同好聚集,评论区互动高频,氛围也不错。

在很多人看来,文玩是中年人的爱好,象征着“油腻”、“土气”、“上年纪”。不过,根据Mob研究院《2021文玩电商行业洞察报告》,文玩电商用户中,85后、90后年轻群体,也在加速崛起。

90后周亚住在北京潘家园附近,在北京的六年,他每周末都要去逛一次潘家园。他说,在潘家园,经常能看到一些大学生来逛。一些人把它当作饰品,“颜值即正义”,只要好看就买买买;也有部分00后看重文玩市场有改进的空间,做起文玩电商生意。

文玩电商行业人士周盐告诉深燃,2020年左右,在国潮和中式风影响下,一些商家看到年轻人对文玩的需求,在产品设计和单价上,会专门推出年轻人喜欢的单品。但经过两年的探索,他们发现,用户教育和市场渗透比想象中的要艰难。由于经营状况不佳,公司缩减开支,在他2021年离职前,公司大概有三四百人,目前只剩下不到100人了。

小黑是一位资深文玩爱好者,家里有上百条手串,买过最贵的一条上千元。“有些珠子预售超过一个月,我也愿意等”,她说。

直播带货兴起后,小黑会经常在直播间蹲守。文玩商品是工艺制品,很难量产,部分卖家产量也有限。买的人一多,不预订就被抢走了。当她在经常关注的几家店的直播间里,抢不到心仪的商品时,她加上了商家的微信,只要看到商家在朋友圈发预售消息,就赶紧下单。

多位90后玩家向深燃表示,他们都有十年以上的“玩龄”,他们也爱上了“盘它”的感觉。

周亚说,刚开始接触文玩,买的是一串玛瑙手串,到大学开始系统了解文玩文化之后,就转而买木质珠子,如凤眼、星月、小金刚等市面上常见的文玩珠子。这是因为,木质珠子盘久了之后会“包浆”,这是古玩行业专业术语,古物器物经过长年久月之后,在表面上会形成一层自然的光泽。手上的汗、油脂,也会慢慢氧化外壳,珠子颜色就会有所变化。

“很多人喜欢盘的过程”,他说,现在市面上流行盘核桃,就是因为大家喜欢核桃包浆的过程,盘得越久越有成就感。

小琦从文玩小白变成资深玩家,也是经历了从盘水晶珠子到木质珠子的转变。“刚开始觉得水晶珠子好看,但水晶本质上是石头,盘起来不会发现变化”,她说,现在家里二十多条手串都是木质珠子。除此之外,年轻人爱文玩,还看重文玩带来的附加价值。

对于部分女性玩家来说,它可以是好看的饰品。小梨说,自己小时候很爱玩五颜六色的珠子,把它们编起来做小首饰,“既好看,又能戴在身上,很实用”。根据她观察,很多人买文玩饰品,喜欢买手串、手链、项链或者核桃,有的买来一串普通的珠子,还会自己搭配绿松石、蓝红、蜜蜡等作为配饰。

“跟戴金银首饰相比,现在有的年轻人倾向买文玩首饰,因为能显得有文人气质和审美品味”,周亚解释。比如佛珠,就可以有多种寓意,一些人把它当成手串,一些人认为戴上佛珠,可以间接标榜自己很佛系。

一些玩家,也喜欢把文玩戴在手上,享受周围人别样的目光。周亚就提到,他坐地铁时,经常看到同节车厢有两三个男性或盘或戴着珠子。他说,圈子里也有跟风现象,以此彰显自己的独特。

“我发布小红书,就是为了让大家说好看,内心会很满足,就跟别人买了一件新衣服穿出来,想得到大家夸奖的心态是一样的”,博主莉莉说。而且每一条手串,不同的人盘,手劲的力度,盘的时长不同,能让手串呈现不同的光泽,手串变得独一无二,也让他们觉得有成就感。

同时,把串拿在手里,“盘”也是一种解压方式。小琦说,自己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盘一段手串,才能安然入睡。周亚补充,有人会专门拿手串做念珠,用来安定心神。

文玩不单单可以盘,还具有收藏、投资价值,有年轻人喜欢玩,也是因为盯上了其中的门道。

“原生态的珠子玩几年,包浆之后成色会非常好看,当作二手物件来卖,价值会远超出当时买的价格,甚至会翻好多倍”,周亚说。他身边有一个朋友,买了一对普通核桃,盘了十年,卖了三十多万。“这个价格不算贵”,他说。从时间投入来看,相当于每年赚三万。他也卖过一条自己盘过的手串,原价几十元,盘了三年多,最后卖了400多元。

小黑也介绍,文玩圈有自己的交换群或者闲置群。自己家里屯了不下五百条手串,不可能每条都有时间盘,有的买来玩了几天就没兴趣了,就会转手卖掉。她曾将原价30元,盘了三年的一条手串,卖了2500元。

不过, 多位玩家对深燃说,他们的小生意,大多是把自己盘过的手串拿出来转手。这虽然只需要自己在闲下来的时候拿出来摸一摸、玩一玩,每天只用花半个小时,但从时间和精力投入来看,并不是一桩性价比高的生意。

有一些文玩爱好者则是把文玩当做副业,打造自媒体账号,在网络上接商单。传统线下文玩交易链条要经历制造商、批发市场、古玩城、拍卖行等环节,交易链条长。年轻人天然适应互联网,在上面可以直接和买家建立联系,完成交易。再加上,文玩商品为典型的非标品,难复制和批量生产,博主们以分享爱好吸引同好,也能增加用户粘性和复购。

玩家小琦说,自己最开始只是作为爱好在社交媒体上分享,没想到还能赚钱。她第一次接的商家广告,是推广一款百元手串,“有2千多人点赞,商家反馈还会合作”。

周亚在本职工作之外,还是一名B站UP主和微博博主。他会在视频中分享自己购买的文玩手串和EDC装备(每天携带在身边的趁手物品的总称),尽管小众,一共还是积累了3万粉丝。有网友知道他在北京,经常逛潘家园,会私信他帮忙去线下代购。“没想过赚多少钱,很乐意帮助粉丝”,他解释。同时,他曾经接过长期合作的商单推广,一个月有两三千元的广告收入。也有单个商家找来合作,一位售卖单价高达几百万的某文玩产品商家主动找到了他,但考虑到和粉丝的消费能力不太匹配,他拒绝了。

这类年轻人是通过分享爱好吸引来同好,以此展开了副业,有年轻人则直接做起了电商生意。

大学生刘柳是一位艺术生,家里有人喜欢玩文玩,高中画室的老师们也大多爱玩文玩。她发现,现在短视频直播上只要某款文玩火了,大家就会跟着买,不在乎工艺、产地,跟风现象严重。

于是,她和朋友合伙在淘宝开了一家店,售卖自己设计、打磨精良的珠子。“我们淘宝店每个月只出5-7款新品,每款出400件左右,每个月基本能卖完”,她说。一款质量好的文玩,看品种、大小,再看包浆程度。虽然每个月能出的产品量有限,营收也基本在万元以上。

总的来说,年轻人做文玩生意,都还只是小规模尝试。跟上一代人比起来,在货品选择上,更偏向手串、手链等实用性、装饰性强,并且能快速流通的产品。他们也更在意设计和样式,更懂得用“颜值”带动大众消费。在渠道选择上,不再拘泥于线下,而是直接搬到淘宝、抖快等电商平台,经营社群沉淀私域流量,虽然做的规模不大,但能沉淀固定且高频复购的消费者,也能保证不错的营收。

走量容易。低价的木质珠子已经大体能满足年轻人的需求。在小梨的三千多粉丝里,95后、00后女生居多,大家更愿意买十几元到百元不等的木质珠子。一些文玩价格也便宜,“木质珠子十几块就可以买到品相不错的”,周亚说。

但这类收益空间并不大。行业人士也想提升年轻用户的客单价,常用的方法是,商家通过手艺加工,将原本十几元或几十元的单品,卖到上百元。但即便是这样,整体收益也还是有限。

更重要的是,周盐提到,年轻人买文玩看重的是颜值,但这一需求可替代的产品很多,文玩不走高工艺路线,很难有竞争力。

但高定也只属于少数人的消费需求。小黑算是在文玩上投入较大的玩家。据她介绍,串珠虽然单价便宜,但架不住想多买,买了一串之后,还会需要买其他配饰来搭配,“像买一串新月只要几百块,但要搭配黄金、绿松等,整条手串的价格加起来就要一万多了”。

而一个素串,价格从几十元到百元,但搭配上南红和绿松石,价格就能超过黄金。“能够承担这类高消费的人群,还集中在中年人,或者少部分年轻人。我经营的文玩群,以学生群体为主,很少有人买很贵的珠子”,她说。

周盐说,文玩材料的价值是一方面,文玩售卖场景对价格影响更大。他举例,如果在寺庙里,或者中式气息较浓的地方,文玩的价格能更高,而到了淘宝店这类电商平台,就会相应变低,“文玩也很讲究人货场”,他说。

这也是文玩在年轻人市场里渗透率还有待提升的原因。据Mob研究院《2021文玩电商行业洞察报告》,2021年第一季度,国内文玩电商用户年龄集中在25岁到44岁,25岁-34岁的人群占比上涨3.9%,不过24岁以下的年轻人,占比还不到10%。2020年-2021年中国文玩电商用户年龄分布

在一些传统商家看来,通过电商或者直播面向普通人,会丧失在文玩圈内的权威,会让高价货品卖不出去。周盐说,一部分商家通过电商,把文玩卖给文玩小白,是想要把这一批人培养成为消费主力,但实际上教育成本很高。

周盐所在的公司就曾想主推文玩平台,“公司花过百万预算,做过线下汉服活动、春茶节和转运节等营销活动”,他表示,效果并不理想,日活很难拉动。他也反思,这不是短期几个营销活动就能做起来,公司也没做好在预算上高投入的准备。

“文玩市场存在的普遍问题是瞎买瞎卖。卖的人不专业,买的人也不懂。在成为卖家后,我发现绝大部分商家的文化水平、审美素养都欠缺”,刘柳说。

多位玩家表示,文玩手串等原材料很便宜,造假现象不多,更容易出现的情况是,商家会利用文玩鉴定方式,哄骗消费者。小黑介绍,特别在直播间,有的商家会拿着一块松石,自称是其他高价的珠子,文玩小白了解得不多,就会被糊弄。“这类现象很多,资深玩家也只能在被坑之后积累鉴别经验”,她说。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文中配图来源于pexels。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小梨、周亚、周盐、小黑、小琦、刘柳、莉莉为化名。你会买文玩吗?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文玩核桃“刷”与“盘”到底啥关系?与时俱进还是厚此薄彼?

文玩核桃的盘玩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毕竟这个物件的历史悠久是玩家有目共睹的存在!不夸张地说在金刚菩提没有崛起之前,说到盘捻那么第一个想起来的物件必然是文玩核桃那么说文玩核桃的“盘”与“刷”到底是个什么关系呢?到底是胡子眉毛一把抓还是各司其职呢?

文玩核桃的盘玩追求的目标其实十分的简单那就是“最后红润、浑厚的颜值”,至于说盘玩文玩核桃是为了强身健体,这种说法并不是“胡说八道”但是更多的成分还是为了手中还没有达到极致颜值的文玩核桃找一个借口。没错!变红、变透、变浑厚就是文玩核桃的极致追求,那么说文玩核桃如何变红、变透、变浑厚呢?事实上文玩核桃的变化是有一个原理存在的,文玩核桃的盘玩是需要汗液油脂的参与的

别看文玩核桃是有核桃仁在其中的,但是核桃仁挥发的油性是那种缓慢且平稳的,并不可能一下子就让文玩核桃变色!所以想要让文玩核桃变色是需要玩家汗液油脂的参与。而文玩核桃的变透则是一个内外呼应的过程,文玩核桃的变色是一个双向奔赴的过程,一方面是外部汗液油脂的侵入,另一方面则是内部核桃仁油脂的挥发当两者触碰的时候文玩核桃也就变透了!而变浑厚则是和包浆直接挂钩的存在,想要让文玩核桃达到最为极致的“不是玛瑙胜似玛瑙的境界”那么包浆的浑厚是关键!

那么说到这里盘这件事儿其实就很好理解了,盘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汗液油脂能够参与到文玩核桃变色这件事儿上来,这个基本上没有异议!那么说刷的作用是啥呢?单纯就是为了清理么?其实远没那么简单!刷的作用首先当然是清理,毕竟任何文玩的完美颜值基础都是干净,没有这个基础的话那么中期的变色后期的包浆都会蒙上一层灰,所以说刷的第一点必然是清理!其次就是去“包浆”,没错!这个所谓的“包浆”就是我们追求的那个包浆,那么为啥要去包浆呢?

这是因为文玩核桃的盘玩变色和包浆几乎是同时产生的,汗液油脂渗入文玩核桃木质结构形成变色的同时汗液油脂也会氧化形成包浆,包浆虽然关键,但是在盘玩的初期包浆的出现是会阻碍文玩核桃变色的进度的,所以这个时候一定要勤刷把初步形成的包浆刷掉以便更好的让文玩核桃上色!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步那就是“抛光”,刷其实直接关系到文玩最后的玉化效果,也就是说能不能达到“不是玛瑙胜似玛瑙”的境界主要看刷对于浑厚包浆的抛光,抛光程度越高其颜值也就越高!

实际上盘和刷是有规律、有节奏地进行的!光刷不盘无法变色的目的,光盘不刷颜值最后会陷入尴尬的危机!只有规律的盘刷、有节奏的盘刷才能够达到盘玩的最终目标,那么规律和节奏在哪里呢?文玩核桃在盘玩的初期盘捻和盘刷的时候一定要多刷少盘,这样的目的就是让文玩核桃在初期能够有一个稳定的上色效果,减少初期包浆对于上色的影响!到了中期的时候就要注意了,文玩核桃的上色和包浆是分段的,并不是说颜色有了包浆也有了!这种的结果就是颜色没稳定、包浆也浑浊了。

所以到了中期是有一个分水岭的,也就是颜色稳定之前一直要保持初期节奏,等到颜色稳定之后那么就需要玩家保持一个人盘玩、干刷五五开的状态,这样的目的就在于养护包浆以及保持包浆的通透性,这个阶段刷多了包浆养不住,刷少了包浆容易脏且浑浊!最后阶段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玉化阶段,玉化阶段拼的就是刷的功力,前文说到了玉化效果的高低主要就是对于文玩核桃包浆的抛光程度,抛光程度越高那么玉化效果也就越强!这个时候干刷当先也可以考虑佩戴手套盘玩抛光!

文玩核桃其实也可以随性盘玩,但是这样出来的颜值还是有待商榷的!并且玩一个物件还是稍微讲究一点,不然不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