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暂缓观展:故宫上博等陆续闭馆敦煌等石窟暂停开放

艺术观展这些年已成为春节期间重要的文化活动之一,这些天在全力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背景下,鼠年春节观展与往年的气氛已有较大不同。

在武汉,湖北省及武汉市直属博物馆、美术馆在2020年1月23日-2月8日(元宵节)期间暂时闭馆,以配合疫情防控工作。

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重庆三峡博物馆1月23日晚间发出公告,表示自1月25日(大年正月初一)起闭馆,恢复开放时间另行通知。敦煌研究院、龙门石窟、大足石窟、中国美术馆、北京画院美术馆、广东省博物馆、陕西历史博物馆、西安碑林博物馆、南昌八大山人纪念馆、上海历史博物馆、上海中华艺术宫、上海刘海粟美术馆等均从1月24日起闭馆,开放时间另行通知。

上海博物馆发布通知表示1月24日(除夕)至2月8日(元宵节)闭馆,进一步信息将另行通知。

目前,绝大多数国有艺术场馆已发出暂时闭馆公告,对于目前尚未公示闭馆的,读者朋友前往参观时请注意相关通知。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特呈现部分艺术场馆的跨年展览及对疫情防控的最新措施。虽然由于闭馆、限流等措施影响观展,但各大艺术场馆精心呈现的跨年特展依然让人神往,期待这场疫情早日成为往事,也希望读者朋友尽量少去人流量大的公共场合,在观展时做好防护工作,恭祝读者朋友新年身体健康!吉祥顺利!

上海博物馆:包括“灵鼠兆丰年”、“唐招提寺鉴真文物与东山魁夷隔扇画展”、“美术的诞生:从太阳王到拿破仑——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珍藏展”、“金石筼筜——金西厓竹刻艺术特展”等

绘画馆则有北宋王诜《烟江叠嶂图卷》、元代王冕《墨梅图》等一些久未露面的作品再次亮相,更有一些作品首次亮相。此次历代绘画馆常设展览更换陈列,将用于特展的佳作融入常设展,新增书画精品、新品22件。

中华艺术宫:“海上风华——贺友直画上海”、“曾经的印记——馆藏上海风貌摄影作品展”等

“曾经的印记——馆藏上海风貌摄影作品展”中看到陆元敏、陈刚毅等拍摄于1990年代的黑白照片,感受一代上海人记忆中的生活形态和印记。

此次纪念特展由“刘海粟欧游九十周年纪念展”“刘海粟文献展”和“馆藏刘海粟黄山精品研究展”组成,均以藏品和文献结合的方式,从不同角度梳理刘海粟的壮丽一生。在这三个展览中,最大型的是“游艺·开荒——刘海粟欧游九十周年纪念展”,展览以时间顺序梳理了从1926年9月12日接教育部之命委派欧游,至1935年6月25日第二次归国的点滴,清晰解读了刘海粟首次欧游学习和吸收西方美术、以及再次欧游将中国当时的艺术带到欧洲之历程。

展期:2020年1月17日-2020年5月5日(1月24日起闭馆,开放时间另行通知)

两周岁的上海明珠美术馆以“风景与书”的独特展览迎接新春。展览邀请了陈丹青、清川阿莎美(Asami Kiyokawa)、徐冰等艺术家,围绕“风景与书”的主题进行了呈现。展览还呈现了一组五代、宋元、明清的古代书籍,令观众在穿梭古今的艺术与文献之旅中步入即将来到的庚子新春。漫步展厅,观书中画、游画中景、遇景中人,可谓一场融贯古今的对话,一次跨越千年的漫游。

法国建筑师让·努维尔是普利兹克奖得主、威尼斯建筑双年展金狮奖得主,这将是他中国首次个人展览,这个展览并非一次常规的建筑展示,努维尔将把展厅转变为一间饱含光影力量的剧场。这个剧场将首度公开一部由努维尔担任监制的长达三个半小时的电影,同时展出6件以建筑为原型的艺术作品,让观者沉浸式体验这位建筑师设计实践背后的所见与所想,从而进入其思绪和情感的归属之地。

此次展出作品有高式熊题写的长卷、立轴、横批等书法作品,自用和自刻的印章拓片,刻印工具,砚台等文房用具,紫砂壶,研制的印泥等。其中有多年来与曹素功、周虎臣两个笔墨老字号情谊往来的书法题字十几幅。还有很多难得一见的展品,如1948年为张乃燕所刻的三方章。还有一本1955年《蕙风宧遗印》,此为近代印人为晚清词人况周颐辑拓的印谱,共印7本,其中请高式熊各书一个篆字于每册页首。

陈海汶生于1958年的上海,小时候家境贫寒但却热爱画画,新中国主题绘画作品深深印刻在他心里,1983年有了人生第一台海鸥4B双反相机,他将印刻在心里的画面结构应用到摄影中,心无旁骛的坚守着摄影人这一身份。此次展览分为“外滩”、“幸福生存”、“中国56个民族”、“上海浦江两岸老工业”4大板块组成。

此次展览由首都博物馆、南京博物院和南京市博物总馆共同主办,展览汇集了北京、南京两地十余家文博单位,共267件(套)文物展品,其中一级品37件(套),包括明太祖朱元璋信札、 “黔宁王遗记”金牌、子刚款玉器。

地点:故宫博物院钟粹宫展厅(1月25日正月初一起闭馆,恢复开放时间另行通知)

地点:故宫博物院午门展厅(1月25日正月初一起闭馆,恢复开放时间另行通知)

文徵明早期山水画作、清代恽寿平《书画合装卷》、清代王翚《仿古山水册页》……这些或首次呈现,或十分罕见的国家级文物,伴随着1月21日在常熟博物馆D2书画厅开幕的“心师造化——常熟博物馆藏传统绘画精品展”,与观众见面。此次展览是作为常熟博物馆D2书画厅经过半年多改造完成后的回归展,展出馆藏绘画精品文物共30件(套),画作涵盖了明清的江南名家之作,其中恽寿平《书画合装卷》为首次展出。

展期:2020年1月17日 – 2020年2月29日(1月23日起闭馆,开馆另行通知)

朱豹卿(1930—2011年)先生的绘画从吴昌硕、齐白石入手,由黄宾虹悟入。得传统笔墨精神,显心性光华。他的绘画从传统而入,终从传统化出,他说:“在大方向上,我是有掌握的,画画的意义在精神层面,无关实在物质。”其画风呈现出“豪华落尽见真淳”般的沉静与恬澹。他的笔墨语言温润雅厚,无丝毫的霸悍之气,章法空灵,其线条简练纯粹,着墨不多,却意味隽永纯正,直指内心的思想深度。他的水墨画着意于“心”、“空”、“简”、“淡”,丰富了“浙派”绘画的内涵,为传统“浙派”绘画注入了新的生机与活力。

展览由禹廷艺术馆跨年期间特别推出,雕塑艺术家马宏法与策展人曹元琪夫妇精心准备了超过30件近年个人作品,包括雕塑,装置,综合材料等。马宏法关注宏观上的宗教艺术,神秘学,同时,自身心灵自省也是他长期阐释的母题。通过对古代雕塑艺术表现形式与精神世界的深入探索,马宏法将高古的审美意趣注入当代的雕塑创作中,建构超时间性范畴的艺术对话,作品拥有跨文化领域融合与古今的时空错位,意在叙述神秘的东方意味与作品空间场域营造。

展览展出从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艺术博物馆借展的60幅绘画作品,年代跨越14-19世纪,涵盖文艺复兴、法国印象派,以及意大利、荷兰、英国等国最具影响力的艺术流派作品,呈现欧洲绘画500年的发展史。

展览展出文艺复兴至20世纪的160余件宫廷珍宝华丽亮相,跨越4个世纪、覆盖20个国家,其中2017年在Osenat拍卖行被中国藏家买下的拿破仑皇冠上的一枚金叶首次公开对外展出。

“西游南行——丁立人个展”,集中展示九十岁的艺术家丁立人《戏曲人物》《西游记》重彩系列作品一百余幅,配合他朴实而真诚的文字,及其各个时期重要文献手稿,以此表现他真、善、美的艺术追求,勾勒出其艺术风貌。广东美术馆一直关注现当代美术中每个鲜活的个案现象,通过对个案的深入研究和展示,向公众展示中国现当代美术丰富性的同时,推动与充实对20世纪中国美术史的研究。

墓葬壁画是山西博物院的特色收藏。此次展览集中展示娄睿墓壁画、九原岗墓壁画、水泉梁墓壁画等代表北朝墓葬壁画最高艺术水平作品,鲜活呈现北朝高超的绘画艺术和真实的社会面貌。

展览从馆藏的众多珍贵捐赠文物中精选展示50幅古代书画作品,包括清代“扬州八怪”之一的黄慎《接蝠图》轴,清代傅山《临王羲之明府帖》轴,元代顾安《风竹图》轴等。

展览精选馆藏部分明清瓷器精品,分“仿古采今,蔚为大观”、“古今之式,备诸巧妙”、“图必有意,意必吉祥”三个单元,涵盖青花、五彩、素三彩、粉彩、斗彩等多种陶瓷品类。其中展出的一件“青花折枝花果纹梅瓶”代表了明永乐制瓷业的最高水平,另一件“青花缠枝莲六角贯耳瓷瓶”则为清乾隆御窑的上乘之作。

展览依托天津博物馆馆藏优势,从明清纷繁复杂的绘画流派入手,梳理各流派的艺术特色,以及分属不同流派的画家群体,选取“浙派”、“吴门”、“松江”、“安徽”、“扬州”、“海上”等十一个画派作品进行展示。展览在阐述绘画发展演变的历史进程的同时,也勾勒出明清中国绘画的总体面貌。

展览遴选了251件文物向观众展示,包括铜佛像、唐卡、书画、陶瓷器、古钱币等,这些文物时间跨度长,种类丰富,具有较高的历史、科学和艺术价值。

展览以南北朝佛教造像为主题,联合四川、河北、山东、甘肃、陕西等地12家相关文博单位,共展出102件(套)展品,包括青州、邺城造像等,以全新角度及视野重新审视南朝造像,解读其在中国佛教史上的重要地位。

展览展出文物共286件,包括神秘的青铜纵目面具、戴金面具人头像、体量巨大的商代石璧等,其中,国宝级文物玉边璋是近30年来首次公开展出。

展览聚焦于以往公众并不熟悉甚至学界不太重视的明清写实类人物画,特别是试图从明清以来的传统祖宗画和行乐雅集图、风俗人物及道释神仙图中,解读中国文化、中国传统,展现明清以来的传统中国家族社会和普罗大众的生活与信仰。

作为台北故宫颇具特色的常设展,“巨幅名画”将继续展出台北故宫博物院典藏历代书画名迹,如马远《画雪景》、文伯仁 《吴山春霁》、王翚《千岩万壑图》等。

此次展览将分第一期(1月1日至2月13日)和第二期(2月14日至3月25日)两个时间段,展出20件(组)“职贡”主题书画,包括传为唐朝阎立本《职贡图》卷、《王会图》卷、传为唐代周昉的《蛮夷执贡图》册,传宋李公麟《万国职贡图》卷、元赵孟頫《贡獒图》卷等,可谓倾囊而出。

此次展览将展出我国不同时期的篆书作品,包括西周青铜器毛公鼎的全形拓与铭文拓片等,介绍篆书的风格流变与不同的欣赏角度。

本次展览聚焦京都古代到现代文化史上的主要转折点,特别强调装饰艺术。展览展出来自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藏精品中的80多件漆器、陶瓷、金属制品和纺织品杰作,包括一些最近获得的当代艺术作品也会展出。精选的各流派大师们的50多幅绘画作品以及一套罕见的14世纪盔甲、16世纪晚期为欧洲市场制造的华丽出口漆器、精美的18世纪能剧长袍和具有特色的古朴茶具。

活跃于明朝中期的文征明(1470-1559),他的创作提升了当时的书法水平,对后世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隔海相望的日本也不例外,尤其在江户时代,文征明的书法在日本书界占主导地位。2020年是文征明诞辰550周年。东京国立博物馆和书道博物馆连袂举行了文征明大展,展出日本现有的文征明作品和在同一时代活跃大家的书法,探索文征明的魅力并介绍其对后代的影响。

今年是达·芬奇逝世500周年,卢浮宫将展出近20幅油画,以及相关的小幅作品、素描手稿以及雕塑等,全面回顾他的职业生涯。展览的核心是卢浮宫收藏的5件作品:《岩间圣母》、《美丽的费隆妮叶夫人》、《蒙娜丽莎》、《圣施洗约翰》,以及《圣母子与圣安妮》,另有超过10幅油画借展自英国和意大利的艺术机构。

此次展览是法国有史以来第一场为格列柯举办的大型展览。多米尼克斯·希奥托科普罗斯于1541年出生于克里特岛,以名字“埃尔·格列柯”著称,在他在威尼斯和罗马改善他的技巧之前,他在拜占庭传统里做最初的学徒工作。然而,他的艺术是在西班牙蓬勃发展了起来。由于被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所吸引,艺术家体现出了提香的色彩,丁托列托的大胆和米开朗基罗的英雄风格。这种传神的组合,是原创的,但与他自己的风格一致,给了埃尔·格列柯在绘画史上的独特地位,作为文艺复兴的最后一位大师和黄金时代的第一个伟大的画家。在19世纪末被重新发掘,并被20世纪先锋派所承认和接受,该艺术家享有传统和现代的双重声望,将提香与野兽派联系在一起,将矫饰主义与立体主义、表现主义、漩涡主义和抽象主义联系在一起,直至动作绘画。

展览展出300件与特洛伊城相关的历史文物与艺术作品,年代跨越3000年,深入探讨特洛伊神话对西方艺术与文学史的影响。

otgeld,即紧急货币,发行于早期魏玛共和国(Weimar Republic),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和战后德国那段动荡岁月的有力物证。此次展览中,从反映1917年灾难性食物短缺的“芜菁货币”(Turnip Notgeld),到丰富多彩的以各地区地标和民间故事为主题的票面设计,都反应了德国社会与政治风貌的独特设计,展现了紧急货币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是如何应对国家危机。

“吮毫描来影欲飞”:看明清写意人物画的象与神

2019年10月25日,继“越无人识越安闲——齐白石笔下的人物神情”之后,北京画院携手故宫博物院、浙江省博物馆、广东省博物馆等七家文博机构,合力打造“吮毫描来影欲飞:明清写意人物画的象与神”。这是“中国古代书画研究系列”的第六场专题展。展览从写意角度入手,旨在寻找中国绘画绵延千载的内在精神,并以此为当前的人物画创作提供借鉴与思考。

展览举办期间,北京画院拟于10月30日至11月1日在北京会议中心举办“齐白石艺术国际研究中心”暨“传统中国绘画研究中心”2019年工作年会及学术研讨会,来自国内外的艺术史学者、知名画家将就人物画话题进行多方面研讨发言。

“吮毫描来影欲飞”,源自北京画院“吮毫描来影欲飞:明清写意人物画的象与神”展览中罗聘所绘《丁敬像》的一首题诗。“古极龙泓像,描来影欲飞”将写意人物的气质与神姿描述地入木三分。此次展览为了向观众清晰、全面地展示明清写意人物画的面貌,特别向各大博物馆与美术馆商借到诸多名家精品:徐渭的墨趣横生、文徵明的浅淡用笔、戴进的顿挫有力、陈洪绶的高古奇骇……将在这里一一呈现。

三楼展厅内,精心布置的太湖石间,屏风间正是陈老莲笔下文人雅士的高情逸致。展出的《右军笼鹅图》用色古淡。“吴门画派”大家文徵明的经典之作《老子像》则以浅淡的墨线勾描。四楼展厅,重点呈现了扬州画派和海上画派的面貌,包括金农、罗聘以及任伯年等的作品,现场依据《达摩图》复原了情境,矮几上的佛像、香炉和经卷颇为用心。

中国绘画贵在“尚意”。北宋韩拙在其著作《山水纯全集》中曾言:“夫画者,笔也,而所运在心。”可见,写意不仅仅是以书入画的潇洒,是墨色淋漓的浩荡,也是绘者主观精神的写照,是胸中逸气的抒发。为此,展览没有局限于技法层面的“写”,同时着眼于画者内在精神的“意”,力求找寻现今那似乎遗失的写意精神,找寻中国人自有的审美体系。

中国人物画创作,几经变革与省思,引发了画家从“以形写神,意存笔先”到“意笔草草,神完气足”的转变。写意人物画,萌芽于魏晋,发展于唐宋,高峰在蒙元,延续至明清。或以书风入画,或以变形入画;或以禅味入画;或以世俗入画……名家纷呈、意态万千。

此次展览以风格流派为研究视角,系统梳理了中国人物画中的“写意”精神。通过“笔端万象自传真——意态纷呈”、“画里形骸呈奇态——院体浙派”、“貌体古怪迥常类——扬州画派”、“点睛取神宜高远——海上画派”四个板块,勾勒出明清写意人物画的发展脉络,在似与不似之间生满纸气韵。

长于“泼墨大写意花鸟”的徐渭,其人物画作品实属罕见。这幅是难得的人物画佳作,描绘了诗翁在驴背上吟诗的场景。宋代孙光宪的《北梦琐言》曾记载,唐时有人问诗人郑棨近来是否写了新诗?郑棨回答:“诗思在灞桥风雪中的驴子上,此处何以得之?”诗人骑驴寻诗觅句,亦是画家们喜爱的绘画题材。

徐渭是明代著名的文学家、书画家、军事家。他的画虽妙在“墨”,却意在“戏”。其笔下亦真亦幻、酣畅淋漓的“墨戏”乃是其自身戏剧化人生的心灵哀歌。徐渭幼年境遇颠沛坎坷,聪颖敏捷,才名早扬,却在科举道路上屡屡不就。嘉靖三十七年,浙闽总督胡宗宪钦慕他的才识,将其招为幕僚。不久,胡宗宪被构陷而入狱。徐渭因恐惧自杀多次未遂,继而发疯。在一次狂病发作中,失手杀妻而入狱。后经友人援助,得以获释。然而,他的人生状况发生了改变,内心绝望充满了幻灭感。就是在这样的境遇下,徐渭寄情于书画,借绘画叹“失路”之身世,抒胸中之“忧生”。

明清时期,商业贸易繁荣与文人画观念复兴。画家之众多,画派之丛起,画法之革新,呈现出异彩纷呈的繁荣景象。文徵明,以浅浅之笔,将平淡的美学趣味与活泼的生命精神发挥到极致。看似云淡风轻,实则在物与我、古与今之间,感悟人生。陈洪绶,追求高古奇骇。看似夸张变形,实则在怪诞与迂拙中,注入生命的力量。改琦、费丹旭,以仕女画见长,造型纤细、敷色清雅,将古代深闺女子的秀润素淡、柔弱婀娜展现地活脱自然,对现代人物画与民间年画影响深远。浙派画家,远承南宋院体马远、夏圭的劲健画风,同时汲取元代文人画率性的写意技法,画面潇洒而富有逸趣。扬州画派,打破了传统文人画的含蓄蕴藉和孤芳自赏,变得清新活泼而贴近生活。既能贴近市民文化而不失高雅,又可自抒胸意而雅俗共赏,大大拓展了写意人物的绘画题材与表现语言。海上画派,继承了扬州画派抒发个性,取材生活的绘画传统,更上溯至石涛、徐渭、八大直至两宋的写意精神,同时融合了民间趣味、金石气息与西画语言。在传统与现代、雅与俗、中与西的多元维度交织中,实现了中国古典绘画向现代绘画的转型。

《老子像》为“吴门”画家文徵明的经典之作。该像以浅淡的墨线勾描,人物呈侧面站立,身着道服,衣带飘举,双手掬于胸前,神情温润恬静,俨然是一幅超然的智者面容。令我们仿佛看到了《史记•老子韩非列传》记载的老子形象,“黄色美眉,长耳大目,广额疏齿……”此图作于明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文徵明时已届杖朝之年,他在以精细之笔写人物细微神情的同时,兼以蝇头小楷抄录《老子列传》于画面上端,笔致细劲干练。可见其年事虽高,而书、画更臻练达之境。

文徵明生平曾多次画老子像,这应与苏州玄妙观存有一定的关联。玄妙观是苏州古城区一座道观,始建于西晋咸宁二年。三清殿的老子像碑是一块复刻名画碑,画像由“画圣”吴道子所作。相关文献记载,文徵明不止一次游玄妙观、赏灯会、作诗,他对三清殿内老子像应当非常熟悉。因此,老子成为文徵明时常表现的绘画题材也就不足为奇。

费丹旭笔下的仕女在清代享誉画坛,与改琦并称“改费”。这件作品以细笔勾勒人物形貌,着墨柔淡清雅。画中女子手执纨扇,背影婀娜,令人浮想联翩。

齐白石早年笔下的仕女深受改琦、费丹旭的影响,其典型特征为:鹅蛋脸、细长眼、樱桃小口、削肩细腰,反映了当时注重女性凄婉柔媚的审美旨趣。有趣的是,北京画院藏齐白石的《执扇仕女图》与费丹旭的《仕女图》极为相仿。且在图中题跋处,讲述了自己与王梦白的一场艺术较量。上个世纪30年代,北京画坛人才济济。齐白石与王梦白同在北平国立艺专授课,画名不分伯仲。王梦白自恃画技高超,瞧不起木匠出身的齐白石。一次关蔚山拿来王梦白所绘的《执扇仕女图》请齐白石临摹,齐白石依图而作,并题“知者得见王与予二幅,自知谁是谁非”,何等自信,溢于言表。

从“重回松江”读画家程十发所藏元代山水

元代松江的地理人文对彼时活跃于江南的名画家的艺术生活产生过重要的影响。画家程十发收藏元代绘画,皆为与元代松江人文相关联之名家作品,堪为珍宝,从一个侧面勾勒了元代松江画坛“倾动三吴”之盛况。

澎湃新闻获悉,“纪念程十发先生诞辰100周年系列展暨‘江南山水’系列展:重回松江——程十发藏元代山水画研究展”这些天正在松江程十发艺术馆对外展出,展览以九件程十发藏元代山水为中心,共分八个章节,即“贵有古意”“圆劲浑厚”“古拙秀逸”“琴鹤双绝”“清逸淡远”“苍远幽静”“繁密意象”“修竹远山”,每个章节聚焦一件或两件作品,通过对画家、作品、题跋及钤印等的梳理,为公众讲述这些作品背后的创作、流传及其与松江之关联的故事。

元代的松江,地处江南之中枢,彼时活跃于江南的名画家,几乎没有不曾来过松江的,尤以赵孟頫、黄公望、倪云林、王蒙、杨维桢为典型。松江的地理人文对他们的艺术生活产生过重要的影响,他们的艺术也涵容丰富了松江的人文艺术。彼时的松江有四位具有全国影响又热情好客的文化名人,曹知白、杨维桢、陆居仁、钱惟善,此外还有袁凯、任仁发、朱芾、陶宗仪、柯九思、夏文彦、陶叔彬、马琬、张中、张远、张观等,此时还产生了夏文彦《图绘宝鉴》这样的绘画史专著,这就更吸引了诸如钱选、高克恭、顾阿瑛、王逢等在此驻足游览、切磋交流,深入地汲取松江的风土人文,用作自己的艺术滋养,“一时文士毕至”,松江遂成为元代山水画史上不可或缺的一环,对明清以来松江山水创作的格调与风格,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并继续深刻影响着当代海上山水与松江山水的创作。

程十发收藏元代绘画作品,皆为与元代松江人文相关联之名家作品,堪为珍宝,从一个侧面勾勒了元代松江画坛“倾动三吴”之盛况。

据上海中国画院画家毛国伦在《藏画献画爱艺爱国——程十发捐画记》一文里回忆说:“程老师好收藏大约有40多年历史了,记得1960年我入画院拜师,到老师家上课时墙上已经挂了不少古字画,他那方‘供养白阳、青藤、老莲、新罗、清湘、吉金、八大、两峰之屋’的收藏印,以及‘十发梦见莲子’‘十发梦见悔公’的印章,表达了他崇拜前辈名家到了如痴如迷的程度。为了收藏这些书画,他耗费了连年来辛勤创作所得的稿酬,时不时贴进自己许多作品与人交换,还得省吃俭用、节衣缩食。为了收藏真品、精品,老师在鉴古上下了很大功夫,他除了凭自己的眼力和经验,不知翻阅、琢磨了多少遍明清画家印鉴,据原来管理画院资料室的老同志讲,那本明清印鉴在整个画院属程十发老师是借阅次数最多的。久而久之,老师能熟悉许多古代书、画家的风格,了解他们题字、落款的样式特点,对于有些名家常用印章的字形、笔画长短、缺口都能熟记在心。收集到的古字画,有的破旧不堪,为了保管好古人的名迹,老师又付出了很多的心神,请人精心装裱。”

然而,程十发常说他不是一个收藏家,他收集的古字画是他学习、研究国画艺术的参考资料,是他请来的“老师”。在晚年,他做出了变“一家收藏”为国家收藏的决定,以便让大家利用这批“参考资料”,更好地发挥它的作用。文化局根据程十发的意愿,把这百余件藏品全部拨交上海中国画院收藏,同时拨出了专款,精印《程十发藏画陈列馆藏品》。上海中国画院专辟一层楼面作为“程十发藏画陈列馆”,经常展出这些藏品。

此件为程十发先生决定将家藏的122件古代书画捐献给国家致上海市文化局的亲笔翰札

据主办方介绍,“纪念程十发先生诞辰100周年系列展暨‘江南山水’系列展:重回松江——程十发藏元代山水画研究展”取义“重回松江”,即是在“江南山水”系列的大框架下,以松江为原点的重构与再出发,通过深入的画史画论研究与现实松江山水人文寻访,钩沉元代画家与松江的书画关联,还原元代画家群特别是元四家在松江的书画足迹与画史掌故,并通过对程十发藏元代山水的图式母题、风格类型、画人画事、原境寻访等形式,系统推进元代山水画家群在松江的文化生态重塑,及对程十发绘画艺术的影响,以凸显元代松江在中国绘画史、人文史与思想史上的价值与意义。

展览以九件程十发藏元代山水为中心,共分八个章节,即“贵有古意”“圆劲浑厚”“古拙秀逸”“琴鹤双绝”“清逸淡远”“苍远幽静”“繁密意象”“修竹远山”,每个章节聚焦一件或两件作品,通过对画家、作品、题跋及钤印等的梳理,为公众讲述这些作品背后的创作、流传及其与松江之关联的故事。

比如钱选《青山白云图》,渔舍畔,两株高大的松树作为最近景,将画面的左下角有分量地撑了起来,一曲一直,顶端不设松叶,更显苍幽之态。其笔触模仿松树皮鱼鳞状的结构,循序渐进,轮廓外稍染淡赭,有着强烈的立体感,松叶配以钱选特有的马尾勾针画法,清新明丽。松下一艘渔舟正待出航,三人神色各异,服饰亦各有不同,颇富装饰气息。

《青山白云图》屋舍的绘制带有浓郁的 “界画”气息,雕栏朱饰,飞檐黛瓦。既有渔村茅草铺就的平民居所,亦有富贵华丽的豪宅别院。如居于画面中部微微露出庭阁一角的建筑群,用笔沉稳圆润,线条不急不躁,主体施以重彩工笔设色使之与山野渔乡的青绿色彩形成对比,配以各色杂树,将山水画可居可游的审美趣味跃然纸间。

此画坡石以青绿为阳,以淡赭墨染底,是为坡之阴,此为传统青绿山水设色之法。钱选以传统为根基,将棕色底以层层分染,以墨色加深石隙间的立体阴影;又独创性地将石绿、石青罩染、统染混搭的形式,将石与坡、岸礁与远山以色彩予以区分,形成了层次感,配以传统鹿角状、爪状树法,既饶有古意,又与前辈技法似而不同,显示出其高超的色彩驾驭能力。据钤印知,《青山白云图》为明代大收藏家项元汴旧藏,后为顾崧、裴景福、狄平子、程十发等递藏,先后有张廷望、董其昌、狄平子、吴湖帆、叶恭绰、程十发等人题跋。

又如黄公望与王蒙合作的《琴鹤轩图》,则是黄氏于云间夏氏知止堂所题自画名作《富春山居图》的同月之作,于此可想当年云间绘事之盛。

此次展出的另一幅作品《风竹图》立轴为元代玉堂逸史所作。玉堂逸史,其人待考,画竹法类赵孟頫,故多以赵孟頫传派论之。元人绘竹之风盛行,大体可分画竹与写竹两派。前者以工笔勾勒青绿设色为主,有张逊、王伯时、杨清溪等人;后者以水墨及书法入画为主,赵孟頫、高克恭、吴镇、倪瓒、李衎、柯九思等皆是。玉堂逸史即属写竹一路。此类画法,以墨为笔,意境清远,线条挺坚圆润,实而有力,挑叶轻细活泼。

《风竹图》轴下部画石坡,上作二竹,一浓一淡,因风摇曳,罗拜生态。主景的两竿茂竹,画风稳健,中规中矩写出,却也俱书法味道,前竹以浓墨为面,竹叶以书法之撤笔法写之,虽方向一致,但片片不雷同,显出自然佳趣;后竹墨色稍淡,有谦让之意,又呈“S”形,与前者稍有变化,浓淡相间,沉着劲挺。下方怪石依竹而立,点缀若干杂枝小草。石纹用浓墨皴擦,圆劲浑厚。

《风竹图》立轴右上方还有行书题跋:“其质劲直而心则虚,风虽撼之节操不渝。”又有作者自题七言一绝:“忆昔词林吟咏间,天风吹动碧琅玕。图中仿佛爱时事,只欠诗人倚画栏。”诗书画并佳,显示作者深厚的功底。

据悉,这展览还特别开辟了元代山水画作与程十发临作的比较分析,分“山峦”、“流泉”、“竹石”、“林下”四个板块,以更充分阐释程十发与元代山水画之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