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约见男网友戴上网友送的金手链后结果出人所料如何评价?

【基本案情】2020年5月23日晚上,李某通过社交软件认识了一男网友,两人相谈甚欢,很快就决定见面。5月24日上午,两人约定见面。见面后,男子主动提出要带李某去逛街购物,并十分大方地把自己手上戴的一 黄金手链送给了李某,幸福来得太突然,李某欣然接受,并把自己原本戴在手上的黄金手链取下来放到了自己的手提包里,把网友送的“礼物”戴在了手上。

逛街过程中,男网友表现得极其绅士,主动提出要帮李某拿包,沉浸在幸福中的李某此时已彻底沦陷,但接下来的事情却让李某始料未及,在逛街的过程中,男网友借口去买奶茶,之后便不知所踪,李某发现情况不对后,立即到金店对网友送的金手链进行了鉴定,结果却是假的,价值不足百元(案例源自山东商报)。

本案例源自新近发生的真实案件,本案在定性上可能存在争议。本文对案例的分析,基于所有案件事实均已查清,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已确实、充分,且仅针对案件的定性进行分析,不涉及案件的量刑及证据的运用。以下笔者结合案例,根据刑法相关规定及原理展开分析,敬请指正和讨论。

《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盗窃罪】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和平手段,将他人占有的财物非法据为已有的行为,本罪侵犯的法益是他人对财物的合法占有权。

盗窃罪是破坏占有的犯罪,即行为人通过和平手段(区别于抢夺),违背权利人的意志,将他人占有的财物(区别于侵占),非法据为已有。这是盗窃罪的行为模式,也是盗窃罪的因果发展进程。所谓和平手段,排除行为人在占有他人财物过程中,实施的对人和对物暴力行为,与抢夺罪和抢劫罪区分开来,本文承认公开盗窃的合理性。

《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诈骗罪】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诈骗罪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欺骗手段,骗取分人数额较大财物的行为,本罪侵犯的法益是他人对财物的合法占有权。占有权相比于财物所有权来说,更值得刑法保护。

诈骗罪的行为模式为,行为人采取虚拟事实或隐瞒真相的手段、对被害人实施欺骗、被害人基于被骗而陷入错误认识或维持错误认识、被害人基于错误认识而交付财物于行为人、行为人取得财物、被害人受到财产损失。这是诈骗罪的行为模式,也是诈骗罪完整的因果发展时程,欠缺其中任何环节,要么不构成诈骗罪,要么构成诈骗罪未遂。

盗窃罪与诈骗罪同为侵犯财产法益的犯罪,且两罪在刑法分则中的位置最近,因此,两罪在构成要件要素上有诸多相同之处,盗窃罪同样存在骗得成份,之所一行为构成诈骗罪,而不构成盗窃罪,无非在于诈骗罪比盗窃罪多一个构成要件要素,即被害人基于被骗而自愿交付财物于被害人,其他要素都相同。因此,实践中,盗窃罪与诈骗罪的区分往往混洧,大量的盗窃罪被认定为诈骗罪,大大挤压了盗窃罪存在的空间,有违罪刑法定原则。

根据以上分析,盗窃罪是破坏占有的犯罪,行为人通过和平手段而取财,区别于抢夺罪与抢劫罪的对物暴力和对人暴力行为。同时,上述也分析了,盗窃罪与诈骗罪的重要区别在于:被害人是否基于被骗而自愿交付财物于行为人。

案件事实:见面后,男子主动提出要带李某去逛街购物,并十分大方地把自己手上戴的一 黄金手链送给了李某,并把自己原本戴在手上的黄金手链取下来放到了自己的手提包里,把网友送的“礼物”戴在了手上。在逛街的过程中,男网友借口去买奶茶,之后便不知所踪。

根据以上案件事实,男子通过欺骗手段, 改为占有关系,占有了李某的金手链,通过买奶茶的方式逃走,将李某的金手链非法据为已有,符合盗窃罪的构成要件。本案,男子之所以不构成诈骗罪的原因就是李某虽然被骗,但并没有基于被骗而自愿交付金手链于男子,男子正是通过和平手段,非法改变有关系,将李某的金手链非法据为已有的手段,而盗窃了李某的金手链。因此,本案中,男子涉嫌盗窃罪。

结语:根据以上分析,本案中,男子涉嫌盗窃罪,而非诈骗罪。实践中,两罪往往被混洧,两罪在构成要件上来说基本相同,盗窃罪也有骗的成份,区别关键在于盗窃罪中的被害人虽然也被骗,但被害人并没有基于欺骗而自愿交付财物于行为人,如本案,李某将没基于男子的欺骗而自愿交付金手链于男子,男子正是通过欺骗手段非法改变占有关系,将李某的金手链非法据为已有,符合盗窃的构成要件。因此,本案中,男子涉嫌盗窃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