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4大玉器种类:玉件花鸟为上乘

清代是中国玉器制作的鼎盛时期,它继承发扬了数千年来传统的琢玉技术和风尚,集历代之大成,创造了难以数计的优秀作品。其玉质之美、琢工之精、设计之妙、造型之奇、用途之广等均是前所未有的。此时期常见的玉器种类:陈设、收藏、赏玩,具体可分为人物、兽、花鸟、器具、山子这几类。

玉器人物用料要求较高,一般都选用质地细腻、颜色均匀且沉稳润泽的翡翠、白玉、青白玉、青玉、碧玉、青金石、珊瑚、绿松石等高档玉料,用这些材料做出的人物脸部色泽匀净且整体视觉沉稳,从而使得作品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经济价值。反射光较强且底纹、纹路较多的水晶、芙蓉石、木变石等玉料不适宜制作人物,而带俏色的玛瑙是当代琢制玉器人物的主要玉料之一。人物又可具体分为佛像、仙人、神话人物、仕女、老人、小孩、历史人物、现代人物及外国人像等。人物造型要求注重身材,注重人物脸部的刻划,注重人物神态及情节内容。

总的来说,兽类用料比较广泛,尤其是杂色料子最宜,制作要求做什么像什么,尤其是注重各种动物的不同习性,动静自然,神态传神。具体又可分为神话兽,如龙、凤、麒麟、朱雀、辟邪等;写实兽如鸡、牛、狗、马等。其作品有单件,也有成对的,更有成套的,如子母兽、八骏马、十二生肖等。

玉件花卉选料、用料依照圆雕作品立体三面观赏的功能和花卉优美鲜艳的特色,多选择形状饱满、色泽明快艳丽、质地细腻、少绺裂的玉料,如翡翠、珊瑚、绿松石、玛瑙、岫玉等。玉件花卉的题材多选用牡丹、月季、山茶、牵牛花、萱草、梅、兰、竹、菊等,也常采用民间喜闻乐见的寓意吉祥如意的组合花卉,如四君子(梅、兰、竹、菊)、岁寒三友(松、竹、梅)、喜上梅梢(梅花、喜鹊)等。为增强作品生活情趣,花卉间常配有鸟雀虫草。

玉件鸟类,以自然界各种鸟类为题材对象,用现代写实手法造型、施艺,形成玉器鸟自然、生动、清新的风格,在用料上以色彩清丽的岫玉及色彩鲜艳的玛瑙居多。鸟有凤凰、仙鹤、绶带鸟、鹭鸶,还有孔雀、鹦鹉、锦鸡、山雀等,多表现仙鹤、绶带鸟、鹭鸶等鸟直立于枝头或栖居于树间的自然优美姿态,故这类作品又谓之“树本鸟”。北京玉雕名师张云和创造性地用镂空透琢手法琢制出了鸟儿的“张嘴”、“悬舌”、“透爪”,其独树一帜的技艺,使张云和赢得了“鸟儿张”的称号。

玉件器具要求用料质色均一,形状规矩,其造型看似简单,实则要求加工技艺较高,并且往往与压丝、薄胎、内画、活环活链、子母口、刻字等特殊技艺相结合。玉件器具可分为以下几种类型:

(1)器皿,是器具中最常见的品种,又可分为:传统器皿,有瓶、炉、薰、尊、垒、卤、觚等;实用器皿,像酒具、茶具、餐具、烟具等,有杯、碗、壶、盏、盒等;兽形器皿,如羊尊、鸭罐、龙觥、羊罐、鸭尊、兔尊、狮尊、牛尊、凤瓶、鸳鸯盒等。

器皿中最重要的品种是传统器皿,其造型多仿古代玉器器皿和古代青铜器。器皿类常见的花式以炉、瓶、薰为多。常用的炉形有荸荠扁炉、高庄炉、亭子炉等。瓶的造型花色繁多,有圆肚瓶、观音瓶、齐肩瓶、八棱瓶、方瓶、葫芦瓶等几十种。薰以北京花薰最具代表性,其薰体挺拔华美,上下由顶纽、盖、腹、中柱、底座五节组成,有的甚至可达九节。器皿造型复杂,仅配件造型就有盖、顶、底、耳、提梁、链、腹等;内膛造型又有腹膛、盖膛、足膛之分。由于器皿部件繁多,工艺复杂,艺术品位高,因此对玉料要求很高。

造型复杂的器皿大多选用质地坚硬致密、色泽均匀、质感凝重、纯净无绺瑕的和阗玉中的白玉、青白玉、青玉、墨玉、黄玉等玉料。器皿具有很高的欣赏价值,因此琢磨技艺要求达到规整精细。除胎型周正匀实、内膛壁厚薄一致外,为呈现器皿色泽统一及小料大做的技艺绝妙,各部分配件均要从同块玉料中掏出并进行合理使用。器皿的环、链、耳、足需掏空成型,不能有丝毫破碎断裂。凡腹、盖、足、内膛,需逐一磨平碾光,子母口之间琢磨严丝合缝。器皿以稳重、端庄、形美、玉润取胜。活环及链条成为器皿中常见的装饰手法。玉器器皿的装饰纹样,属于锦上添花之举,俗称上花,是器皿设计的重要环节,也是显示器皿艺术效果的不可分割的部分。常见的纹饰图案有各种花草、人物、几何纹、云雷纹、饕餮纹、龙凤鸟兽纹等。

挖掘中国玉文化丰富内涵

玉文化深深浸润着中国古代的政治、思想、文化和制度,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华文明有别于世界其他文明的特殊标志。玉器丰富的文化内涵,承载着中国特殊的精神内核和思想智慧。围绕玉文化的内涵及其研究相关问题,本报记者采访了湖南省博物馆研究馆员喻燕姣。

《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中华文明独具特色的文化资源,您认为,玉文化的内涵是什么?

喻燕姣:玉是远古人们在利用选择石料制造工具的过程中,经筛选确认的具有社会性及珍宝性的一种特殊矿石。《说文解字》释玉为“石之美者,玉也”,《辞海》则将玉简化地定义为“温润而有光泽的美石”。我们今天广义上所说的玉,不仅包括和阗玉、翡翠,而且包括岫岩玉、南阳玉、水晶、玛瑙、琥珀、珊瑚、绿松石、青金石等传统玉石。狭义上的“玉”,即现代矿物学把玉分成硬玉和软玉两大类,硬玉即翡翠,而软玉主要是指新疆的和阗玉。从我国用玉的历史来看,在商代以后才大规模使用新疆和阗玉,而在此之前各地使用的玉材基本上是就地取材的各种美石。因此,中国玉的定义,不能单纯地用现代矿物学的标准,应该从历史角度出发,尊重传统习惯,把广义的玉作为我们研究玉器、玉文化的对象。

广义上的玉器应该具备以下特点:材料上符合“美石”的要求,形制上具备典型玉制器的基本样式,制成的玉器必须是由制玉的特殊制作方法如碾磨、钻孔等技术完成。此外,我们所研究的玉器,应具有一定历史年代,必须强调它的历史文物价值。

第一,研究玉器的起源及其品种与装饰艺术,包括造型与图案,以及琢玉技术(即制作工艺)的不断丰富和发展,也即玉器发展史。中国玉器经过数千年的继承发展,其品种、纹饰及造型都在不断丰富和发展,从史前的古朴稚拙到秦汉的雄浑豪放,再发展到明清的玲珑剔透、博大精深,经历了一个物—神—人—物的发展历程,是不同时代、不同地域、不同思想观念下的产物。值得注意的是,玉器艺术发展不是孤立的,既受同时代绘画、雕塑艺术的影响,又与其他工艺美术息息相通。琢玉技艺随着时代的发展而进步,制玉工艺从史前的制石工艺中分离出来,表明玉器制造业已经开始。而琢玉的重要工具——砣具的出现,则标志着玉器制作已进入成熟阶段。砣具究竟出现于何时?目前学术界尚无定论,还有待于新的考古发掘资料来证明。琢玉技艺如开片、成型、减地阳刻、阴刻、浮雕、圆雕、镂雕、钻孔、俏色巧作、活环、曲线构图、镶金银、嵌宝石、抛光等等,随着时代的进步和生产力的发展而日趋精湛娴熟。中国玉器的发展史,其实就是中国制玉工艺的发展史。准确认识历代玉器的品种特点和不同时代的典型造型、装饰艺术及琢玉技艺,是研究玉文化的基础。

第二,对玉器多重文化内涵的研究。玉器诞生之初,曾作为生产工具使用过。红山文化、大汶口文化、良渚文化等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均出土过玉制的凿、斧等生产工具,有的带有使用痕迹,说明它曾用于生产或战争。随身装饰玉器的风俗,从新石器时代就开始了。目前已知最早用玉器作装饰品的,是距今9000年的黑龙江小南山出土的璜玦、觿、小璧、珠、管等。新石器时代中后期,随着阶级等级的出现,玉器逐渐成为聚落首领和神职人员身份的象征,同时是神灵寄托的灵物,还是举行祭祀仪式时神人之间沟通的神物。西周时期,周公制礼作乐,玉器成为区分等级贵贱的标准,成为礼仪的载体。在这一时期,玉器品类与数量大大增加,兵器、工具礼仪化特征明显,玉礼器空前繁荣,祭祀礼器、仪仗礼器、丧葬礼器俱全。即使是起装饰作用的佩饰,也承担了礼仪的功能。自春秋末年起,随着社会制度的变革,统治阶级为了维护社会安定,巩固其国家权力而崇尚玉器,并从社会理念上提倡“君子比德于玉”,玉器作为德行操守的象征,日益受到重视。随着玉器的大量发掘及人们对玉器的认识和理解的不断深化,玉器逐渐被赋予越来越多的文化内涵。以今天的眼光来看,这些内涵未必都有科学的依据,但它们是一种历史和文化的积淀,是人类理想和想象的产物,长期以来由于社会的约定俗成,已大都为世人所认可。当然,如果从古文字和古文献记载来看,玉文化的内涵还远不只这些,有待人们去挖掘、剖析。

第三,对玉器生产制度的研究。玉器生产制度属于手工业发展史的范畴,它所涉及的问题很多,诸如玉石的来源、玉石的运行路线,以及各个历史时期玉匠的来源、玉匠在生产活动中的地位,官办玉器作坊与民间玉器作坊的经营方式、生产规模、玉制技术、工艺效率及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等等,即玉器经济史研究。这是一个关系到中国玉器自身发展的关键问题,是几千年玉文化持续兴盛的经济基础,也是历年来对玉器研究较为欠缺的地方。

第四,对中国玉器研究、鉴赏和收藏历史的研究,即玉器学术史的研究。中国的玉器研究始于北宋,随着金石学的出现,玉器步入了士大夫的考证范围。伴随着玉器研究的深入,玉器鉴赏和收藏也日益受到重视。至宋代以后,随着金石学的兴盛,收藏古玉蔚然成风。然而,由于古玉数量有限,不能满足日益增多的收藏者的需要,于是仿古玉便应运而生,大量充斥市场,经元明清三朝的发展,出现了系列化的古玉仿制器。由于仿古玉的出现,玉器辨伪则显得非常重要,从而又促进了玉器研究的深入。

总之,玉文化研究范畴的四个方面研究的深度和广度是不平衡的。学界比较重视对玉器的起源及其品种与装饰艺术及琢玉技术,以及对玉器多重文化内涵的研究,也出版了不少专著和论文。但对玉器生产制度的研究、中国玉器研究、鉴赏和收藏历史的研究亟待加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