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狐》剧中的郝小强一个画龙点睛的角色表现极其出色

说起最近在娱乐圈中极为火热的电视剧,大家会想起哪个呢?《清平乐》?还是《猎狐》?

最近对于《猎狐》这部影视作品颇为喜欢,且《猎狐》的热度和话题度也在不断走高。

今天给大家讲述的这个人,他不是剧情之中的老戏骨,而是一个名气不怎么高的人,他就是在剧中出演郝小强的人。

《猎狐》这部剧向大家讲述的是警察侦破经济犯罪大案,开展多国跨境追逃的故事,可以说是惊心动魄了。

郝小强这个角色在《猎狐》中是一个实打实的反派人物,他喜欢捞黑钱,而且有着非常大的野心。

并且这个人还是一个很有智慧的人,他的口才也非常好,用自己的好口才忽悠了不少人。不但让大反派王柏林相信了他,而且还成功的套路了于小卉。

这个反派虽然让人讨厌,但有时候也是让人觉得蛮有趣的。这个角色既强势又亲切,他有时故作优雅,是一个非常伪善的人。

他通过自己的套路,让别人臣服于自己,而在这部剧中,大家可以看一看他的套路,非常有特点。

出演郝小强这个角色的人名字叫做章涛,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研究生,而且也是一个优秀的话剧导演表演专业老师。

经受过科班训练的他,演技那么的精湛,与此同时,学历也是蛮高的,而且又有颜值,完全就是众人心目中的完美男友。

章涛在事业发展道路上对于自己有着较高的要求,他从来不终止自己的前进脚步,一直在打磨自己的演技。

他不仅参演网络动漫舞台剧,不仅出演小人物,而且他曾经还尝试过二次元的角色哦。

相信很多人都看过《微微一笑很倾城》吧,在这部剧中,他出演的就是一个二次元的角色。

虽然这个角色很有挑战性,章涛做的非常到位,将角色,塑造的人物形象很是饱满。

章涛除了是一个优秀的演员外,其实他还有别的身份,他是同济大学电影学院的影视表演的专业老师。

章涛虽说是专业老师,但现在的他,也仍然对于事业做出了调整,将工作重心放在了演艺事业中。

章涛曾向大家说,因为自己的形象不够饱满不够丰富,所以在饰演角色这一方面或许会有一些插曲,会受到一些限制。

而在娱乐圈中,章涛向大家说,他最喜欢的演员就是万茜,他们两人,其实都是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的。

章涛告诉大家说,在上大学的时候,他就非常喜欢万茜的戏,章涛还这样说到:我觉得万茜师姐是一个既能平衡演戏,又能享受生活的人,欣赏她整个人对待演戏和生活的态度。

章涛这次在《猎狐》中的表现可圈可点,他的言论将别人迷得团团转,而这一反派的角色也是章涛对于事业做出了一大调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比亚迪宋MAX和两个德国人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阿尔法·罗密欧8C Competizione、第二代奥迪Q7、第六代奔驰S级……你觉得哪款车和以上这些大佬能同时攀上亲?说了你或许不信,那就是比亚迪宋MAX。宋MAX之所以具备如此“贵族基因”,两个德国人对此功不可没……

宋MAX对于比亚迪而言,或许是一次真正的革命。这款车采用了被称为新一代比亚迪家族设计元素的“Dragon Face”前脸,更大尺寸的进气格栅,配合造型前卫的矩阵式全LED大灯以及车头两侧进气道,营造出极具立体层次感的车头。同时宋MAX采用了一线贯通的车身立体腰线设计以及悬浮式车顶设计,尾部设计则与前脸高度统一和呼应,感觉比亚迪这个技术宅在设计方面一夜之间开了窍。

不仅在造型上,包括空间、底盘,目前宋MAX还真找不出槽点。接下来小编要介绍的就是分别负责这款车的设计和底盘调校的两位德籍的大师级人物……

沃尔夫冈·艾格(Wolfgang Egger),生于德国,在意大利米兰的国际艺术与科学学院学习汽车设计,毕业后进入阿尔法•罗密欧当一名见习设计师,仅用4年,他便荣升阿尔法•罗密欧的首席设计师,并设计出了阿尔法·罗密欧8C Competizione这款惊艳的跑车。年纪轻轻,艾格就站在了自己事业的巅峰,这在大多数人看来堪称奇迹。不过尽管如此,阿尔法·罗密欧8C Competizione这款作品在艾格心目中居然还排不进前三,艾格曾经对媒体公开表示,他最满意的车型有现款的奥迪Q7,还有,再有就是比亚迪宋MAX。

宋MAX是采用比亚迪“Dragon Face”家族前脸设计的首款车型。其实在艾格进入比亚迪之前,宋MAX的前脸在比亚迪内部就已经被命名为“Dragon Face”。龙在中国人心目中是吉祥、威严、强大的保护神,深谙中国文化的艾格很早就知道“中国龙”的意义。依照艾格对设计的理解,所有的设计灵感均是源于文化,要想设计出取悦中国消费者的作品,首先就是要学习中国的文化,读懂中国龙是必修之课。

自然,艾格也知道在中国有句成语叫“画龙点睛”。作为奥迪“灯厂”曾经的首席设计师,艾格对车灯的设计极其重视,在他看来,车灯就是一辆车的“眼睛”,堪称是一款车“设计灵魂的窗户”。进入比亚迪之后,艾格不仅有电池,还有LED技术和显示屏,这就意味着艾格可以在车灯设计上大展拳脚——尤其是显示屏,完全可以在设计中作为特殊光源来使用。在比亚迪“Dragon Face”设计理念中,车灯将占据很大的比重,这也是为何艾格在车灯上投入大量精力和人力的原因。

艾格为比亚迪未来的设计团队设计了全新的“模块化”设计架构,简单说就是一个领袖再加上一些各方面的专家型设计人才,根据模块化思路分头去设计车身的各个部分。所谓的“领袖”就是艾格自己,他在设计领域积累的多年经验将有助于管理好比亚迪设计团队;此外例如车灯设计师专门设计车灯,座椅设计师只管座椅,这样的模块化设计才有可能满足比亚迪开发产品的高速需求——宋MAX已经让艾格见识到了什么是“比亚迪效率”。

汉斯·柯克(Heinz Keck), 来自德国的工程师,曾在奔驰母公司戴姆勒集团效力超过20年,第六代梅赛德斯-奔驰S级(W222)以及现款梅赛德斯-AMGGT等车型的底盘,均是其手笔。其实从奔驰S级再到AMG GT之间的底盘反差不难看出,汉斯·柯克不仅仅只擅长舒适性或运动性的底盘调校——他是一个不多见的全才。

在进入比亚迪后没多久,汉斯·柯克就做了一件事——与整个比亚迪公司为敌!首次接触宋MAX调校工作的时候,汉斯·柯克就底盘表现有些小问题,在高速横摆响应以及稳定性极限方面都可以改进。汉斯·柯克随即将此问题反馈给设计工程院,而设计工程院考虑到车辆下线时间紧迫,权衡了之后,提出用ESP来保障底盘稳定性的方案。但倔强的德国老头对此方案依然不够赞同。在汉斯·柯克的理论中,ESP就本质而言是主动安全系统,而不是底盘辅助矫正系统,底盘的稳定性首先应该依靠悬架的设计和调校来保证。

汉斯·柯与设计工程院磋商后共同找到高层,提出对整改计划,最终,高层同意汉斯·柯克的整改意见,推迟宋MAX的上市时间。在整改过程中,包括扭力梁、转向器在内的多个底盘重要零部件被重新设计开模,而后续的工程验证周期也变长,直接和间接成本增加不少,不过最终的结局是,车辆的底盘稳定性问题得到了彻底解决,出现在公众眼前的是一款堪比德系调校水准的宋MAX。

和沃尔夫冈·艾格一样,汉斯·柯克带给比亚迪的变革是革命性的。有汉斯·柯克坐镇,未来比亚迪底盘调校水准完全不以普通合资品牌作为对手——根据汉斯·柯克的计划,未来五年内比亚迪底盘调校水准将和奥迪同处一个水准。之所以选择奥迪而不是奔驰做标杆,是因为调研发现奥迪底盘表现恰好处于奔驰宝马之间,兼顾一定的舒适性和操控性,中国消费者更喜欢这样的底盘表现。

故事讲完了。一半幻想,一半寄托,或许只有真正驾驶宋MAX行驶在路上的时候,一切才会尘埃落定。盼望这一天的,绝对不止小编自己。

本文章由易车号作者提供,易车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易车立场,如涉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北京首次为20位工艺美术大师“建档” 记录濒危技艺

20位70岁以上的工艺美术大师、十多种濒临失传的“老文化”经过两年多的采集,一份时长3000多分钟的工艺美术大师口述历史档案日前在北京市档案馆初具雏形,这是北京首次为工艺美术大师“建档”,以此记录那些频临失传的老文化,为北京留住记忆。

根据北京工艺美术学会统计,目前北京共有244名工艺美术大师,其中4人已经离世。对于主要依靠师傅口口传授的传统工艺而言,一位大师的离世,很可能就意味着一项技艺的传承走到了悬崖边上,这些“老文化”很可能会就此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为了留住老北京记忆,避免“老文化”同大师一起消失,北京市档案馆2014年启动了北京市工艺美术大师口述历史档案采集项目。截至2015年底,档案馆共采集20位工美大师的口述历史档案,形成了3000余分钟的高清视频素材。

接受采访的20位大师,年龄均在70岁以上,其中年龄90岁左右的有三位,分别是:双起翔、崔洁、费保龄。北京市档案馆征集处处长程建华说,启动口述历史采集是抱着“抢救性”的目的,由于条件所限,年龄较大、身体不太好的大师们成为优先采集的人群。此外,由于项目主要是为了给北京留下记忆,所以大师所涉及的行业以“燕京八绝”为主,另外加入了一些民俗方面的大师。

“以前一些类似的记录都是以某个行业为主体,以人为主体的记录我们是第一个。”程建华说,口述实录的采集主要集中在三方面:谱系,主要记录大师的从业经历,包括拜师学艺、技艺传承、行规等;技艺,主要是对大师技艺技法、作品的展示;创新,则主要突出大师对行业的贡献。

为了确保信息真实可靠,采集内容还与工美协会提供的大师背景资料做了对照。“大师的技艺体现了北京工艺美术行业中各项技艺的发展水平,我们希望通过录音录像的方式,把反映工美行业发展及大师发扬传承技艺的重要资料保存起来。”程建华说。

年事已高、身体欠佳是许多大师的生活现状,也是采集面临的最大难题。2014年档案馆曾联系了玉雕大师宋世义准备采访,然而大师突然住院令采访最终没有实现。年近九十高领的费保龄大师,每天只能在上午讲一个半小时。采访泥塑大师双起翔时,需要他的儿子在旁边帮着“翻译”。

“大师们虽然有些不善表达,但对传统技艺的热爱和执着特别让人感动。”程建华说,双起翔一说起泥塑,其喜爱之情溢于言表,费保龄大师则凭着对风筝艺术的“真”爱,最终把这项民间工艺带入了最高的艺术殿堂中国美术馆。精湛的技艺与濒临失传的尴尬,为口述实录采集敲响了战鼓。

已经完成的首批口述实录成果,近期将以视频和图书的形式与公众见面,“我们想先听听行业的说法,再决定是否要继续做下去。”

出生于1928年的费保龄,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北京扎燕风筝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年事已高的他如今自己已经做不动风筝了,但每天仍会翻看自己收藏的风筝图谱,有时候想到哪个图案可以用到风筝上,他会迫不及待地记录下来告诉徒弟。这位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北京扎燕风筝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因喜爱而与风筝结缘,却没想到这一辈子都与风筝绑在了一起。

戴上笨重的黑框眼镜,用微微颤抖的双手慢慢打开已经发黑的《曹雪芹扎燕风筝考工志》封面,谈起书中一个个扎燕风筝的图谱,年近九旬的费保龄大师声音洪亮,底气也很足。

“这个叫瘦燕,它模拟的是美女赵飞燕的身形。”如今,费老仍然可以毫不费力地将风筝的绘画口诀背诵出来:只只瘦燕舞临风,竞掠翩跹上九重。万缕情思双髻上,一段风流两眉梢”听上去有些拗口的古文,却是风筝绘制的重要指引。

“我这一辈子估计做了有几千件风筝。”费保龄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风筝起源于中国,包括北京风筝、天津风筝、山东潍坊风筝、江苏南通风筝和广东阳江风筝五大风筝流派。扎燕风筝是北京风筝流派之一,又被称作“曹氏风筝”。作为北京风筝的传人,费保龄亲手绘制的风筝图谱和风筝实物现有97件被中国美术馆等收藏,并创下了风筝史上多个第一。

虽然是风筝大师,但费保龄做风筝却是“半路出家”。“我从小就喜欢放风筝,以前玩风筝的地方叫做瑶台,就在现在的陶然亭公园,那会儿说走瑶台啦!,就是去放风筝的意思。”

新中国成立后,做风筝的人一下子少了很多,苦于买不到好风筝,费保龄开始琢么着自己做起风筝来。扎、糊、绘、放,所有流程都是自己琢磨,没有专门拜师学艺。“那时候爱玩儿,天天都去广场放风筝,当时还小有名头。”

“那个时候,放风筝也是一景儿啊。”费保龄没想到的是,居然在广场与孔祥泽相识并一拍即合,从此迈入了“曹氏风筝”研究与创作的门槛里。“曹氏风筝”是曹雪芹制作的风筝的代称,因造型独特、飞得高,在乾隆年间曾被誉为京城“四大流派”风筝之一。

“曹氏风筝很特别,构成了一个风筝家族,有雄的肥燕,瘦的雌燕,有比翼燕,有娃娃燕,非常美。”费保龄说,他只想把这种技艺传承下去,而不是为了赚钱,因此坚持只做不卖。

“传统的中国风筝骨架大,携带不方便,对放风筝的人技艺要求也比较高。”对于传统风筝,费保龄并不盲目“崇拜”。

“你看这个《百福图》,这两只蝙蝠就像是两个在跳交谊舞的年轻人,这是我从现代舞蹈中受到的启发。”在几十年的风筝研究和制作生涯中,费保龄注重保留“曹氏风筝”原有的精气神儿,侧重于从图案上加以创新。他说,传承不是倒退,那些口诀要严格遵循,但是绘制的内容可以自己发挥,只要不破坏风筝整体风格就可以。

“必须得真心热爱风筝,把这些技艺原汁原味地传下去。”费保龄收徒有自己的要求,现在身边的十多个徒弟大多是业余学习、制作风筝。他最担心的是徒弟们现在做的风筝虽然“形态都很像”,但“就是少了那种精气神儿”。“这个只能靠个人用心去体会了,所谓画龙点睛,不是光靠学习能得来的。”

孙玉珍:北京现在一共有244名工艺美术大师,其中4人已经去世。我们在保护老工艺方面力度很大,外省市人只要在北京工作5年以上,就可以申请评选北京工艺美术大师,用这种方式使一些原本在外地不受重视的工艺得到了保护。这些大师们涉及的种类比较广,包括以宫廷文化为代表的“燕京八绝”,民间工艺方面有料器、万花筒、花灯、剪纸、毛猴、泥人、脸谱、彩蛋、砖雕、皮影、面塑、草编、灯笼、绢花、拉洋片等,大概四五十种。

孙玉珍:不管是列入“非遗”,还是评选为国家级或北京市级的工艺美术大师,都能得到资金等方面的扶持,对老技艺来说这个很重要。考虑到工艺美术大师的要求比较高,我们还联合4家行业组织为一批达不到工艺美术大师级别,但是又可能面临失传的北京特色技艺进行了“誉名”,大概有20种,以这种方式对他们起到一个宣传推广作用。

孙玉珍:这种情况北京有很多。一些民间工艺没有进入大师行列,但确是老北京人的一种记忆,现在濒临失传。其实这部分更需要宣传,把它们记录和流传下来,尤其是一些年龄大的没有徒弟的传承人,不记录的话就真的没有了,以后就算你是北京人也不知道了。比如我们之前本来推荐档案馆做一个灯笼大师的采访,结果还没来得及做他就去世了,非常可惜。

孙玉珍:有一部分原因是新中国成立后没有得到重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经济因素。传承人很难以此为生,慢慢的就做得少甚至不做了。不夸张地说,一些技艺现在再不采集就真的彻底消失了。这次档案馆做的口述实录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希望能通过类似的方式来引起社会关注和重视,帮扶、复兴老工艺。本组文/本报记者 赵婷婷

7月22日正式进入二伏,北京高温蓝色预警继续生效。入夜以虽然有一场降雨,但周二继续高温天。本周,防暑降温依旧是重点。

7月15日(周一),“花开四季”主题列车将在北京黄土店站首发,将北京市郊铁路怀密线打造成为“第二条开往春天的列车”。

7月8日(周一)起,北京将执行新一轮机动车尾号限行轮换。具体限行尾号为:星期一4和9,星期二5和0,星期三1和6,星期四2和7,星期五3和8。

2019年高考6月8日正式结束,6月23日(周日),学生可以通过北京教育考试院查询高考成绩。6月25日至29日,考生进行本科志愿填报。